您的位置:  四川热线 > 新闻 >  正文

军中收藏家黄宏:习主席讲话引领民间收藏春天

 中国青年网北京5月1日电(记者 吴楚)“习主席的讲话,对我们过去的一些文物政策有相当大的突破。如果把文物也比作一种生产力的话,我觉得这也是文物生产力的一个极大解放。”国防大学少将、著名收藏家黄宏近日接受中国青年网专访时兴奋地说,“中国文物保护和发挥作用的春天来了!”

今年4月,习主席对文物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他强调,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深厚滋养。

“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16字工作方针,我深为认同,尤其是‘推进文物合理适度利用,使文物保护成果更多惠及人民群众’的说法,我听了之后特别激动。他的讲话对于我们传统的认识和已有的文化政策、文物政策有许多重大的突破,要贯彻好,必须有一个大的思想解放。”黄宏说。

国防大学少将、著名收藏家黄宏在家中接受中国青年网专访。通讯员胡阿桂 摄

国防大学教授黄宏作为将军的身份最广为人知,曾经因为批评“文艺将军”现象,而成为当年“网红”;他三次参加保卫边疆作战,作为理论家出版60多部理论专著、6次获得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的事迹报刊已经作过许多报道。而近年来,他倾大半生之力,用业余时间,致力收藏,弘扬中华文化传统的努力,也已广为人知。收藏,是他融入生命的事业,一聊起来就眉飞色舞。新华社曾有报道称,黄宏有三个人生,军旅人生、理论人生和收藏人生,黄宏说:“我的收藏绝不是退休之后才开始的,收藏可以说是贯穿了我的一生。”

黄宏的家,堪称一个博物馆。他的藏品如今已整理出17个系列,最知名的有瓷枕、铜镜、梅瓶、带钩、茶具、香具等等。走在他的家中,往往有时空穿越交织、历史纵横凝结之感——从春秋战国到元明清的文物,从西洋黑胶唱片到中国共产党在各个历史时期的理论刊物,上万件藏品看似凌乱实则有规律地“霸占”着家里的每一寸空间,客厅、卧室、书房、阳台甚至窗台……

然而,他曾说自己并不喜欢收藏家这个称号,“如果只是收藏不研究的话,你顶多只是一个保存家,仓库保管员。我们不光要做收藏家,还要做鉴赏家、传播家。这样才能对藏品的价值有更清晰的认识,才能站在更高的层面上来保护它们,才能做中华文化的保护者和守望者。”

黄宏的这一观念贯穿他的收藏生涯始终,这也是他选择藏品有着与别人不一样的独到眼光之根本原因。“我不是以投资为目的的收藏家,我是出于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痴迷‘率性而为’地收藏。”不偏重于市场价值,更专注于器物背后的文化价值,黄宏通常用“捡漏”的方式淘取宝贝。而正是这种不跟风的理念,反倒让他在几十年中用很低的价格收集了大量具有极高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的文物。

“人取我舍,人舍我取,是我一向遵循的原则。比如砚台,在常人看来,无使用性,又不好拿来观赏,我便收藏砚台,当你把它放在水里观赏其石纹,试着辨别年代材质,便别有一番风味了。铜镜不受欢迎,我便收藏铜镜。瓷枕不受欢迎,我便收藏瓷枕。对我来说,越是有文化密码等我去破解的我越感兴趣,破损的我也要。”黄宏说。

对于自己的藏品,他非常“吝啬”,一件也没有拿出去交易过。但同时他又很“大方”,依托自己丰厚的收藏,办展览、写文章、出画册、开讲座,义务地传播和弘扬中华文化。

“习主席说,要让中华大地上的文物活起来,要讲好中国故事。我现在就是在做这个事情,而且已经做了很多年。”迄今,黄宏已在全国办了十个专题展,发表了四十多篇阐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文章。他说:“习主席的讲话,不仅对过去的文物政策是一种突破,能够更大范围的动员和组织我们社会的文物资源,更好地服务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我也相信,民间收藏将在文物保护和适当利用上扮演重要角色。”

近期,为配合在北京大兴召开的世界月季花大会,黄宏将在西南五环的弘文博雅艺术宫举办一个《中国古代社会生活展》,展出一千五百多件与中国人社会生活相关的物品,向外国友人讲述中国故事。他还表示,希望能在此基础上,建成一个对青少年进行传统文化教育的基地,“在北京西南五环建立这样一个设施,有利于改变北京在博物馆和文化建设设施上东重西轻、北重南轻的文化版图”。

响应习主席的号召,用自己的毕生收藏,为我国的文化建设作出力所能及的贡献,是军中收藏家黄宏最大的心愿。

【以下是采访实录】
中国青年网:您如何评价习主席这次对文物工作作出的重要指示?

黄宏:我认为,习主席的讲话对于我们传统的认识和已有的文化政策、文物政策有许多重大的突破。要贯彻好,必须有一个大的思想解放。从消极的保护,变成积极的保护,如果保护不与适当利用统一起来,那就成了一种消极、封闭的保护,当民间收藏得不到社会正确的认识,而形成全社会对文物重视的时候,就不能说是真正意义上的保护。

民间收藏,在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得到合适的地位。这次习主席的讲话,把民间收藏也纳入到整个文物保护、文化建设的视野范围内了。意义非常大,极大地调动了国家的文物资源,极大地开拓了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途径。我感觉,十八大以后,文物工作有了新的局面。

中国青年网:能不能举一个具体的例子?

黄宏:我举一个故宫的例子。去年,故宫首次给一位私人收藏家办展览、开研讨会、出画册。故宫没有越窑的东西,民间收藏家陈国桢给故宫捐献了10件越窑精品。这是第一次,国家博物馆向民间收藏家致敬,是国有收藏和民间收藏的会师和握手。过去,故宫从来不会对个人收藏高看一眼,更不用说办展览了。而这次,故宫放下身段,为私人收藏,办展览、开研讨会、出画册,这都是习大大讲要让中国大地上的文物活起来,要讲好中国故事,在这个政策下面才出现的新气象。

在当时的研讨会上,我有感而发,做了一个即兴发言,我说,过去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而这次是百姓家的燕子飞到了王谢的堂前,飞到了故宫的殿堂里。

中国青年网:您提到“要贯彻习主席的讲话精神,必须要有一个思想大解放”,为什么?

黄宏:过去,在单一的博物馆体制下,民间收藏是被瞧不起的。而且社会上还有一种担忧,认为鼓励民间收藏会破坏文物,但这实际上是一种偏见。

以铜镜收藏为例,2004年嘉德拍卖举行了一场铜镜专场。在此之前,全国的青铜镜收藏状况是不清楚的。在那之后,铜镜的保护得到了促进。第一次有了全国的青铜镜专门收藏和研究的组织——中国青铜镜研究会,第一次出现了青铜镜研究的专业刊物《中国青铜镜研究》,第一次有了青铜镜专业的研讨会,先后开了四次,专门的展览。

正是这一政策的适度开放,使我们大致对全国青铜镜的状况比较清楚了。首先摸清楚状况,然后才谈得上保护。《中国青铜器全集·铜镜卷》共收录铜镜二百余面,其中的特种工艺镜几乎都为国外博物馆和国外藏家的收藏,仅日本藏家千石唯司一个,就占到十面。这些年民间收藏的繁荣是人们很难想象的。就我担任顾问的中国青铜镜研究会的成员中,起码有五人表示,他们的个人收藏远超《故宫藏镜》的收藏。我们必须正视这一现象。

还有一个例子,以前我们所有的文献,都讲春秋战国时期的“三山镜”全世界只有两面,一面是瑞典国王古斯塔夫的收藏,一面是瑞典远东博物馆收藏,但这些年下来,因为民间收藏的繁荣,我见到的“三山镜”不下二十面,自己也收藏就有多面。这些都是民间收藏促进文物研究和保护的实例。

黄宏向记者展示他的藏品画册,图片中的南北朝瓷器曾让阿联酋商务部长阿卜杜拉亲王在云南普洱举行的中国古代茶具展上流连忘返。中国青年网记者 张炎良 摄

中国青年网:您认为我们国家的文物工作还存在哪些有待改进的地方?

黄宏:我们的博物馆体制需要跟民间收藏打通,包容互鉴。我2013年在云南普洱办了一场中国古代茶具展,是云南省委一位老领导带普洱的同志来我家里,希望我为普洱新建的博物馆办一个展览。普洱是边疆少数民族聚居的贫困地区,新建的博物馆除了火塘上的三角架和一些瓦罐以外,几乎是乏善可陈。普洱是以茶得名、以茶立市的地区,当时世界茶叶博览大会即将在这里召开,他们曾希望云南省博物馆在这里办一个古代茶具展,但省博没有这么多的展品,于是求助于我。云南省博物馆馆长亲自带专家到我家,挑走了570件茶具。

展览如期举行,34个国家的代表团都参观了这个展览,阿联酋商务部长阿卜杜拉亲王流连忘返,他整整停留了一个下午,看展后很激动,他说在展览上看到了他的祖宗,因为在展览中有四件瓷器上面有胡人的图案,属于南北朝和唐代铜官窑的瓷器。阿卜杜拉亲王希望把这个展览办到迪拜去,全部费用由他负担,只是因为当时私人收藏文物出国展览的政策不完善,没有能够实现。

中国青年网:这是传播中华文化的大好机会,为什么不能成行呢?

黄宏:这样的遗憾还不止这一次。2014年,云南省文物局把这个展览的两本大画册,呈报国家十大文物精品展,反响强烈。但是因为评选规定,只评国家馆藏文物,民间收藏不在评比之列而未能获奖。

收藏是可以起到文化传播作用的,也可以为国家的经济建设和产业政策服务。举这个例子是说明,我们的文物政策,在适当的时候,也可以考虑一些变通,做出与时俱进的调整和修改。

我的350个瓷枕在上海有关部门的关心下,得以在上海吴昌硕纪念馆展出,文物界反响强烈。国家博物馆吕章申馆长给予很高评价,并亲自为上下两本大画册题写书名《块冰岚染,千年梦华》。可是,这个展览却进不了国家博物馆。而LV包和一些画家的画展可以,因为要出费用。

我在想,一些著名画家的展,是否放在国家美术馆更合适一些?至于LV包一展,一些小的博物馆纷纷效法,也办起了傢俱时装展。这些问题,从根本上说,还要靠国家财政加强对保护文物支持的力度来解决。昆明市博物馆一年办展的经费只有四十万,他没有办法,只能靠办画展来维持。

公立博物馆要对民间收藏给予关心、支持和指导,引导他们提高,形成资源互补。现在国家对文化产业的发展,支持力度很大,但因为国家财政不对民间,无法申请国家补贴,有的展览,博物馆想办也没有办法。国家文化部门和财政部门,应该贯彻习主席“让文物活起来”的指示,尽快出台相应政策。

作者:吴楚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