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川热线 > 娱乐 >  正文

方锦龙:舍得之间,以民族民间乐器描绘盛世中国

本周由凤凰网与舍得酒业联合打造的时代先锋人物深度对话节目《舍得智慧人物》迎来收官访谈,对话国乐大师方锦龙。他是B站跨年晚会上一人大战百人乐团的大神,精通琵琶、笛、箫、二胡、骨笛等多种乐器;他是与年轻人打成一片的音乐老顽童,“脸皮”也能用来弹奏,在多个社交网站受到追捧。他说,我不排斥网络神曲,但传承国乐是我的使命。

作为能够演奏上百种中外乐器的演奏家,方锦龙可能是当下最受年轻人欢迎的国乐艺术家之一,他用风趣幽默的一面普及国乐艺术,又用坚守传统的一面演绎盛世国乐,固守华夏几千年来的音乐之声。

本期走近国乐大师方锦龙的音乐人生,看他如何在舍得之间诉说国乐文化的传承与创新 。

方锦龙国乐新编贴近年轻人,一种乐器弹奏世界各国曲调

说起B站的跨年晚会,至今仍为广大粉丝津津乐道。作为主打“年轻人文化”的B站代表作,这台晚会上最“出圈”的表演,却是由已经奔六、一头银发的方锦龙所奉献的。

晚会现场,他一个人切换琵琶、尺八、冲绳三味线等多种传统民族乐器、外国冷门乐器,先后演奏出《男儿当自强》《沧海一声笑》《牧歌》等风格迥异的音乐,和一整个交响乐团battle。刚开始他只是低调融入乐团的一份子,但为了让大家听到原汁原味的音乐,大胆打断乐队演奏,在晚会中特意加入了“脱口秀”环节。这种娱乐式的音乐表现形式令观众耳目一新,弹幕几乎填满屏幕,“请收下我的膝盖!”

凭借扎实卓越的技术功底和耳目一新的演绎方式,方锦龙成功“出圈”,一夜之间粉丝猛涨到六十万,网友们给他起了“方天秀”、“琵琶精”、“武器大师”等外号,B站用户更是以“十万粉丝血书”要求方锦龙进驻B站。就这样,这位63年生的白发演奏家开始在互联网上,向年轻的观众们讲述着民族乐曲中沉淀的独有魅力。

方锦龙就是这样一个思想开放的人,他会在音乐会上弹自己的脸颊,也会演奏网络神曲《我在东北玩泥巴》、动漫《火影忍者》的主题曲等等。面对外界对他的表演“娱乐性”批评,他表示,自己从业数十年也出过四十多张唱片,但真的火起来就是这两年。“我觉得我们没有贴近大众,我们过去做的很多东西,都是大炮打蚊子的,那蚊子不需要大炮的,所以我就是想曲线救国。”让传统创新性发展,国乐才有生命力。这就像一瓶老酒,它可能要换到一个新的包装,放到一个新的平台,放到一个新的瓶子里头,才会突然之间让它重新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方锦龙认为,传统音乐要贴近年轻大众,让他们先关注再欣赏。先贴近年轻人,才能把更多传统音乐之美展现给他们。如果年轻人对一段好玩的短视频感兴趣,他们才有可能欣赏更严肃的协奏曲。因此,方锦龙并不排斥娱乐性,他认为,在“舍”与“得”之间,只有把中国文化玩起来,传统音乐才能更具年轻活力。

传承文化复兴国乐,方锦龙复原失传五弦琵琶

比起网络红人带来的名声,方锦龙更在意的,是这个名声怎么样为国乐的传承与发展服务。因为国乐以跨越国界的音乐语音,向世界传递着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深邃致远的东方智慧。

如今备受关注的他,其实早就是中国国乐艺术家、乐器收藏家、当代五弦琵琶代表人物,从艺42年间出访了近五十个国家,能演奏的乐器超过300种。早在80年代,方锦龙就开始在国外寻找中国历史上遗失的乐器,并将它带回到国乐之中。上世纪90年代初,他复原了从北宋起就断代失传的五弦琵琶,在我国当代音乐史上写下重要的一笔。

1985年,方锦龙前往日本参加丝绸之路音乐会,他第一次在电视里见到日本正仓院收藏的唐代五弦琵琶,也是唯一一把保存至今的中国古代五弦琵琶。“那是唐朝宫廷送给日本圣武天皇的礼物,可是我们没有人会弹。”方锦龙对此感到遗憾。

中国的音乐源远流长,宛如天籁。八九千年历史的籥,七八千年历史的簧,五六千年历史的陶埙,三四千年历史的古琴,两千多年历史的琵琶,一千多年历史的尺八……这些国乐乐器都凝结着古人的智慧,体现着中华民族的个性,代表着灿烂的中国文化。华夏的音乐智慧,应该留在华夏人手中。

从日本回国后,方锦龙多了一个愿望,他希望失传已久的五弦琵琶可以重现于世。凭借在电视上见到的印象,方锦龙开始拜访琴厂里的老师傅,可是他们对五弦琵琶闻所未闻,于是他又一边查阅资料,一边联系相关人士,利用部队的探亲时间,去拜访画家、文史家,几经拼凑,终于在脑海中勾勒出五弦琵琶的大致轮廓。

复原工作一度遇到瓶颈,方锦龙索性先给琵琶加上一根弦,做出五弦的样子,随后再研究音程关系。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每遇到一个小问题,他都查阅多方书籍,想出多套解决方案。在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后,方锦龙让五弦琵琶不再只活在中国的历史里,日本的展览馆橱窗里,而是能真真切切听得到的动人旋律。

热爱能抵岁月漫长,带着对音乐的喜爱,在这条漫漫的复兴国乐之路上,方锦龙立足国乐,致力于传统文化的传承,并在世界各地寻找更多珍贵的古乐器“中华游子”,并希望把它们传承发扬光大,被誉为民族传统文化的守望者,轻拢慢捻中拨动着典雅和文明,琴韵悠扬里彰显着民族的自信。

两度取舍敢于清零,方锦龙42年坚守国乐路

这世上也许有突如其来的走红,但绝对没有突如其来的成功。B站晚会的筹备,方锦龙只用了两个小时和导演组开会商议,但在这之前,他已经用了四十二年的时间在为这一场国乐盛宴做积累。

1963年,方锦龙出生于安徽省安庆市的一个弹拨乐世家,父亲是一名黄梅戏乐师,祖上是清代散文桐城派的代表人物方苞。这样的家庭环境对方锦龙来说是传承,是天赋,也是熏陶。6岁时,父亲递给他一把传统的四弦琵琶,怀抱这把琵琶,音乐世界的大门缓缓向他敞开。

孩童时期的小确幸,让热爱更多一分。在父亲的教导下,方锦龙小学就学习了十多种传统乐器。上了初中后,方锦龙读了文艺班,他是班里的尖子生,学校的独奏演员。然而,尖子生在艺考中意外栽了跟头,班上的其他同学都考取了剧团,唯独方锦龙没有。面对这种极大的打击,方锦龙把自己在家里关了一个星期,之后他意识到,与其沉迷失落,不如奋起直追,精进技艺。

从此以后,他开始每天早上四点起来练琴,这种生活方式整整陪伴了他一个春夏秋冬。夏天非常炎热,方锦龙经常练着琴发现腿痒,一拍全是鲜血和蚊子;冬天为了不打扰别人,方锦龙只能到学校的操场上练习,白雪皑皑中,他的手能从冻僵弹到发热。一年后,方锦龙参加了济南军区歌舞团的考试,被成功录取。

回顾这段经历,他感叹,自己头一年连当地的艺校没考取,谁料到第二年突然考上了大军区歌舞团,“所以一看到这个舍得啊,就是上苍的安排,没有当时就没有今天。” 没有坚持不懈的练习,就没有如今的余音绕梁。舍得之间,方锦龙放弃了舒适的生活,勤学苦练,才能有今日令观众拍案叫绝的“炫技”。

加入歌舞团的方锦龙逐渐从新兵成长为弹拨乐首席,并跟随前卫歌舞团出访欧洲。在芬兰的赫尔辛基,方锦龙代表中国在马拉松音乐会上进行演奏。一曲《春江花月夜》过后,雷鸣般的掌声把方锦龙吓一跳,当时的国外媒体称,原来中国的春江跟我们的千湖之国一样的美。集中精力用心聆听,无形的音乐也可以听出有形的景。

也是在这场音乐会上,方锦龙突破了自己在技术上的难关。在国内演奏时,他经常会在高潮部分卡壳,但那次全神贯注的演奏过后,再也没有卡壳过。“因为我享受到这一种把东方的古老的文明,在欧洲的这个舞台上,我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用古老的乐器让欧洲人听得懂,我享受了这一种快乐。”

1988年,在济南军区前卫歌舞团工作十年的方锦龙决定南下广州,那时他25岁,开始喜欢上了港台流行音乐和弹吉他。方锦龙跟随时尚挑染了头发,穿喇叭裤,学着港台明星唱流行歌。彼时广州的流行音乐产业发展迅速,可以看到无数的金钱,名气都朝着这一浪潮涌动而去。然而唱了一段时间的流行歌后,方锦龙却觉得自己好像要把专业丢掉了。

面对摆在自己面前的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一个热闹、繁荣,很容易成名;一个寂冷、艰难,需要自己的坚守,方锦龙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后者,然而他并不后悔。“大舍大得,小舍小得,不舍不得”,这是方锦龙浓缩的人生智慧。

在这每个人都步履匆匆的时代,仍然有一些人,他们愿意遵从自己内心,勇敢追寻生命最精彩的模样,把人生过得如诗如画。流行音乐也许能带来万人空巷的激动场面,但对于方锦龙来说,只有重新回到民族音乐,才能担负起传承文化的使命。

方锦龙的音乐理念也对儿子产生了影响。儿子方颂评大学时到美国学习现代音乐的编曲和创作,染红头发,听节奏感强的现代音乐。一开始方锦龙非常看不惯儿子的西式作风,但想到年轻时自己也喜欢过这些,也对儿子多了理解。与此同时,儿子也逐渐感觉到新国风的魅力,写了《蒹葭》《静夜思》等诗词歌赋的谱曲。如今的方锦龙把自己定位为传统文化的守望者,他相信,国乐经过了时间的打磨,历史的传承,像我们这样一代一代的口传心授。它就像酒一样,放得越久的酒,倒出来越是香味四溢,新酒是做不出来这种感觉的。

时间酝酿了酒香,也打磨了乐韵。面对种种取舍,方锦龙始终坚定地选择自己热爱的传统音乐,为老酒设新瓶,重燃国乐魅力。舍得酒业也是这样一个重视文化积淀和传承的企业,酒是陈的香,每一瓶老酒都是岁月的陈酿。

作为舍得自主打造的大型高端IP,《舍得智慧人物》延续“舍得智慧”主线,深度和人文关怀本色不改,以创新性的品牌传播方式、颠覆性的营销理念,传播“舍得智慧”的核心内涵。舍得一直坚持通过与时代人物面对面走心深聊,探讨“少数人”在个人和时代机遇来临时,所表现的智慧、勇气和果敢。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